秋日讀《詩篇90》

作者:米若

今日狂風漫舞,雨夾著細小的冰粒敲打著玻璃,窗外的色彩依然紅黃綠紫繽紛,只是葉子在風雨交加中盡顯無奈。臨窗而坐,一墻之隔兩重天地,一邊是蕭瑟寒冷,一邊是安靜溫暖;一邊是天地,一邊是人心;一邊是實在,一邊是虛空,一邊是眼見,一邊是想象;或許一邊是生之空,一邊是死之盈…….

雨水順著透明的玻璃緩緩而下,有著如泣如訴的樣子,以一種行為藝術的視覺沖擊模糊著她的視線,觸動著遠遠近近的心緒。更遠處是無數漂亮的葉子以各種姿勢翻飛著,跳躍著,結束著它們這一季最後的旅程。它們在大地上畫出的軌跡是無人能懂的,卻也可能書寫了不為人知的心路。心無疑是為它們難過的,雖是看慣了落花流水,春去冬來,但眼下的七零八落,滿目蕭瑟卻無論如何是讓人低落的。雖自知一分天命不可違,卻也免不了提醒著悲秋傷懷,人生幾何,這就是秋意了。

公元前1300年的摩西用詩篇90訴說了一代偉人的晚景心愿,凄惶之情躍然詩中。“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夸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 哦,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是一聲嘆息…… 這是多么可悲又無奈的結局,好像人生的萬千種努力和奮斗都歸于無有,虛空一場。果真如此嗎?詩人求上天指教我們如何數算自己的日子,如何得著智慧的心。在這看似虛枉的人生路上,把目光從眼前的困境和難處轉向上帝的慈愛和應許,也正是這一轉念的跨越,詩人從憂愁轉為喜樂,從受苦的凄切轉向得勝的榮耀。也正是這一歸回之念,他不再憂心于當下,轉而放眼于天下,不再看此時轉而看向永久。他不再為昨日之事不可留而惋惜,卻為今日手中所做的工而信心滿滿,感到榮美,受到豎立。

掩卷思量,千年如一恍,世間紛擾喧囂,總有某個時刻是要歸回安息,回到本源。時光之短暫是誠實的,美好的事物尤為易逝,在最美的一瞬間凋落,留下令人無法挽回的枯萎。古人常言“榮華總是三更夢,富貴還同九月霜。”夢醒時分,霜去無痕,花謝花飛,紅消香斷皆書寫人生短暫。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她徒然長嘆,生之有涯,上主乃無涯,以有生跟隨祂的腳蹤,是有涯亦無涯。愿祂使我們飽得豐盛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