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宣短宣:先從家門口開始練兵

作者:余秋衡 華基國語堂

至少在1900年前,耶穌就對當今生活有非常形象的預言,聽起來就像是昨晚新聞:“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加福音21:25-28

莊稼多工人少,耶穌是不是哭了?

末日的奇迷怪像讓基督徒耳聞目睹有緊迫感:“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路加福音10:2)巴不得街頭巷尾活躍的都是基督徒的身影在搶救靈魂、收割纍纍下垂的果實。感謝主,我們確實看見無數的基督精兵,他們捨下了太多我們看為寶貴的東西來獻身禾場,年年碩果纍纍,但是我們也看見很多摩門教、法輪功、東方閃電(全能神)耶和華見證會的人,他們的腳蹤、行動力比基督徒還快,他們在跟我們搶成熟的果子!這是每一個得救重生的基督徒最不願意看見的,“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我們的主說這句話時,祂是不是哭了?

有一首“呼召感”特別強烈的詩歌我特別喜歡,每當唱到這裡我會情不自禁:“我帶著使命向前走,要喚醒沉睡的中國,縱然流血的時候,我也永遠不回頭!我帶著異象向前走,要看到宣教的中國,將福音傳遍世界每個角落!”可是誠實說:我不是一個合格的基督徒。雖然我是一個愛傳福音的人。我的惰性讓我很容易找藉口放棄和忘記使命,比如近年連續動兩次腿部手術,這讓我很容易有正當理由不參加任何與腿部有關的活動,但因為貪玩,卻可以參加渥太華的激流衝浪、懸崖跳水(事後很後怕),但是幾次對頤康和Home Nurse等老人院的孤老探訪,卻經常忘記!等到想起來已經晚了,我不想找藉口,因為神早看穿了我的貓膩:“你的心在哪裡,你的世界就在哪裡!”

多年來我訂閱所有宣教士的資訊,有太多驚心動魄的見證,令人心潮難平,但最觸摸我心的是他們甘願放棄人類追逐的名利,遠離安逸的生活——向神要他們所去之地進發的好行為!“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之警句對他們則是相反,他們不但自己去且帶著老婆孩子同去,或在最貧困之地結婚生子,甚至把性命擺上……而我居然在家門口奉獻一日都有那麼多“艱難”?!

第五屆8月21-26日「耶穌愛華埠」市中心聯合佈道會我想參加,但想起烈日炎炎下要走街串戶、街頭派單,與那麼多陌生人打交道、看那麼多被拒絕的臉色?我心裡發怵找藉口:“如果神呼召或感動,我就‘走出去向南向北!向東向西!”捫心自問,我真的是在說“主啊!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嗎?

感謝主,使命感驅使我主動報名,看見市中心的多浸教會坐滿了那麼多自告奮勇的、來自多倫多的、四面八方甚至還有美國趕來的眾華人教會和眾多弟兄姊妹合聚一堂,我的心很得鼓舞和感恩。

禾場都是熟透的果實,等待收割

8月24日早我們出隊在文華中心,看見一位東張西望的華人便快步上前,問他需要幫助嗎?他說剛剛從中國來,不知哪裡能買打火機?話題由此展開,他是來參加多倫多電影節的,這次是來呈遞送展影片,三天即回。話題很快切入福音,沒想到他居然很興奮:“我對基督教不陌生,我喜歡看聖經!特別是那段拿石頭打妓女的場面,太感動了,基督教好!”但幾乎從未有人向他傳過福音,我們的相遇不是神的安排嗎?留下了他寶貴的電話,我們會繼續跟進他,哈利路亞!

遇見一位年長華裔,上前一問是來自上海的老華僑,我會點上海話,她非常高興,但說自己信佛不會去拜別的,我說“不需要拜,您走累了,進來坐坐喝水談天聽健康講座嘛!”結果一小時的講座,她聽了不夠,又聽了下一堂。當然也有無奈的經歷:拍門訪問一個華裔老伯,不料剛介紹我們是基督徒三個字,他就急急掉頭像是見了瘟疫,連大門都忘了關!求神憐憫他。

還有一對迎面而來的夫婦,妻子的態度非常粗魯,我們開口沒說幾個字,她立馬發飆:“離我遠點!”我謝謝她沒說“滾”,舉起手裡的水杯想說什麼,卻被她揮手擋了回來並囂叫:“哇!你想動手打我?”感謝上帝,我能成為她傾瀉的垃圾桶也是福氣,於是我說:“姐姐啊,是您自己碰到了我啊!”她驚愕得半晌沒話。“天那麼熱,發火幹嘛?上帝愛你!”留下這句話,給“下一步”留個“線頭”,離開吧。

看見了華埠區5間教會的佈道急需,聽見了龐大靈魂的呼喊,基督徒豈能視而不見、置之不理?我這是第一次體驗華埠街頭宣教,與來自各個教會兄姊配搭,真好!長宣短宣,先從家門口開始練兵,榮耀歸神!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