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奉獻者與主的對話

作者:米若

“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對著這句經文,她默然嘆息良久:“誰說不是呢,那個“竟自不肯”的豈不正是自己嗎?你愿意在上帝面前放手自己的執著嗎?愿意放棄那些攪擾內心的欲望和貪念嗎?你肯嗎……”

她覺得自己有顆忙碌的心,老是說樹欲靜,風不止。其實,哪里來的風,全是心的不安穩。她太習慣在日子里折騰了,太習慣有個滿滿當當的時間表,太習慣在你來我往的人群中找到存在感了,也太習慣不停地說些什么,不停地做些什么,似乎以有作為才能去證明著什么……當有一天,可以不用趕時間上班,不用必須去做事的時候,以為自己終于可以安靜 了。然而,她沮喪地發覺自己的身體是不忙了,但思緒卻是翻江倒海的混亂。“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一個人坐在安靜的書桌邊,心里卻充滿了各種的思量,盤算,不是做事,就是在想該做什么事。
“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耶穌這樣說。而莊子說過:“巧者勞而知者憂,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虛而遨游者也。” 她的文化體系里,無疑是對“無所求”有種深刻的鄙視。她一定不能是個飽食而遨游的人,這與她的自我認知不符。然而,“不系之舟”四個字卻深深觸動了她。做什么與不做什么,其實并不重要,因為所有的成敗得失最終都是一場虛空。而人當追尋的使命與意義,當是不能朽壞的,不能奪去的,不能成空的……

彷彿一陣微風從遠處吹來,主耶穌的慈言愛語化作一首詩歌飄然來到她深深的思緒裡:

主問我:要到幾時?

那時,你說年輕莽撞,諸多纏累
如今,你說韶華已逝,一身疲憊

那時,你說驕嬌之氣,招人厭惡
如今,你說百般不配,難蒙悅納

那時,你羨野花飛鳥,不收不種
如今,你閑居安樂窩,不溫不火

哦,要到幾時,你才不執著于空洞的自我
要到幾時,你才肯放手那片刻的歡愉

哦,要等你到幾時,你才能定睛于我
要等你到幾時,你才懂完全屬我……

時光彷彿倒流回到當年提比哩亞海的岸邊,炭火上是主耶穌為門徒烤好的魚和餅,基督深情又鄭重地凝視著彼得,三次說:“你牧養我的羊。”她此刻深深體會到基督熾熱的目光、彼得羞愧又感恩的心情!她跪伏在主面前,熱淚早已爬滿了面頰,她輕輕地回應主:

“哦,主啊,你是我心念的源頭
你是我私欲的終結
你是我的過去,現在和永久
你是我的安息,我的安靜……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