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紐西蘭談到歐洲

圖片說明:《12 Rules for Life》一書作者 Jordan Peterson

˙盧維溢˙

早兩個月,紐西蘭發生恐怖屠殺事件,當中有50名伊斯蘭信徒(穆斯林)在Christchurch一間清真寺內被殺。該國政府為了減少社會後遺症,不在政府所公佈的文件中提及該槍手的名稱。該國最大的書店Whitcoulls則禁止一些它認為鼓吹極端主義的報刊和書本在其店內出售,當中包括加拿大一位大學教授所寫的書《12 Rules for Life》,作者Jordan Peterson這兩年因為公開反對強迫使用所謂性別中立的代名詞而聞名於世,他的書和公開表態其實代表了任何社會需要捍衛的公眾言論自由,這自由也是在現今西方國家(包括加拿大)越來越被剝削的,是值得你和我深切關注的事。

關於這議題,80多年前的德國歷史值得拿來借鏡,警惕現今西方國家的人民。

1933年,希特勒領導的納粹黨逐步邁向極權的「佳境」,其手法是對信息傳播的徹底控制。那時沒有互聯網和電視,但政府對既有的新聞傳播的渠道已滲透到國家的每一個層面:報刊、演講、集會、以及公立學校和大學。與此同時,政府宣傳部天天發佈其「政治正確」的新聞,那些公開拒絕納粹謊言的人,就被謀殺或被送到集中營,大多數想離開德國的人也不能如願。秘密警察如果懷疑你,可以隨時去敲你的門,他們把罪犯拖到公眾地方處決,故意讓鄰居看到恐怖的場面,產生殺雞警猴的效果。孩子們也被政府敦促要報告父母的反政府的私人談話,引致這些父母遭到酷刑甚至謀殺。那是人類歷史上非常可怕的事實。獨裁統治最可恨的手段之一是對公立學校的完全統治,剝奪父母對子女的教育權利,所有學校都成為納粹宣傳的培訓中心。希特勒曾經這樣說:「你的孩子已經屬於我們了,你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後代已站在新的陣營,不久的將來,他們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會知道。」

美國著名的基督徒領袖、Focus on the Family的創辦人Dr. James Dobson曾經這樣說過:「歷史是會重演的。幾十年來,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失去上帝賦予的將我們定義為一個自由民族的權利。我們還沒有經歷像納粹一樣的暴政,但我們不斷被引導按照所謂的『政治正確』的方式思考、說話、寫作和行動。主流媒體已成為影響選舉和傳播這『政治正確』體系的工具。」

制止這局面的一個主要方法是基督徒積極參與選舉和履行公民責任:投票。不幸的是,大多數基督徒都懶得投票。Dr. Dobson為這些從來不投票的人感到羞恥,因為這樣的心態距離暴政只有一代,甚至只差一兩次選舉而已。

自從2017年底,歐盟議會透過Rights,Equality and Citizenship Programme(REC,權利平等和公民計劃)分發小冊子給大眾傳媒,「引導」他們對難民和穆斯林移民問題的報導:「留意不要將穆斯林或伊斯蘭與一些事件聯繫起來……,不要突顯恐怖分子所說那句『真主偉大』……不要高調談論穆斯林社區的分化……」

再者,借用打擊假新聞,歐盟更於2018年聘請了39位專家監管這事情(High Level Groupon Fake News)。然而,這些專家都必須有「政治正確」的立場和背景,所以都是那些左傾傳媒機構的背景人士。在沒有右翼人士去平衡這監管事情,勢必形成那些保守觀念人士受到壓制,他們在公眾領域的言論自由肯定經常受到制裁。

法國總統馬克隆正在建議立法,給予政府緊急權力,禁止大選期間他們認為的假新聞,不單刪除那些網上訊息,而且可以取締那些網站機構。若能成事,這不單違反歐盟人權憲法第10項,也不公平地使執政黨有恃無恐地隨意封殺其他對手的競選宣傳!固然,這也是言論自由的一大步倒退。

加拿大國會於2017年6月通過了一項法案成為法律「變性權利法案」,對性別認同和表達、性取向、婚姻狀況等方面使用不適當代名詞的人判決監禁和罰款。在加拿大《刑法》中,違反這一法案被視為仇恨犯罪。它的通過被總理杜魯多稱讚為走向平等的又一步。筆者卻認為這是向邁向暴政的一步。

基督徒應該重視這樣的局勢發展,言論自由的喪失,將會導致宗教組織的壓制和甚至信仰的傳播。信徒必須經常在禱告中記念。讓聖經中智慧之言幫助我們了解現今的國家大事:「君王若聽謊言,他一切臣僕都是奸惡。」(箴言29:12)

現今的領袖(如古代的君王),若只喜歡聽假話,他們不會聽到忠誠的勸解和事情的真相,因為在他們身邊只會有奸惡的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