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沒有傷痕?》唱後感

˙賴建鵬˙

“你怎沒有傷痕?沒有傷痕在你肋旁?你名反倒遠播四方,你光反倒照射輝煌,你怎沒有傷痕?我是受迫掛在十架上,四圍儘是殘忍、狂妄,我是受盡一切創傷,我是受盡一切創傷,你怎沒有傷痕?僕人該與主人同樣!本該與我同受創傷,而你卻是完整無恙!怎能你無傷痕?”

詩歌的緣由——1920年印度馬德拉斯省的省長打了一個電報給艾梅,恭喜她已名列皇家生日記念名單之內,而且鑑於她給印度人民的貢獻,將要頒發一枚獎章給她。艾梅收到電報非常惶恐,就寫了一封信回信說:“我不知道這樣問閣下會不會太唐突?我可以不接受這份殊榮嗎?”

賈艾梅(11Amy Carmichael ,1867—1952)是一名從北愛爾蘭到印度服侍的宣教士。當她驚訝地發現,可憐的女孩們被“捐贈”給印度教寺廟,被訓練作為祭拜時的妓女時,就致力於把兒童從宗教賣淫和殺嬰的習俗中拯救出來。她在1901年創立了朵拉維團契(Dohnavur Fellowship),透過她許多書籍、詩歌和書信為人所知。在下面這首詩歌中,賈艾梅寫到標記一個真正基督門徒的十字架傷痕。自18世紀中葉,神在西方教會興起一股傳福音的偉大洪流,成千上萬的宣道士(missionaries)從他們的祖國出發,去到非洲、大洋洲、中東回教世界、印度、中國和日本等。這股洪流攜帶著許多福音的見證人,其中一位便是賈艾梅姐妹。 史伯誠(Newman Sze)形容她為一顆美麗晶瑩的寶石,“她的美麗不是美在她在南印度人中間披荊斬棘的宣教工作,乃是美在她住在救主的傷痕裡,流露出神聖無比救主捨己的大愛。”

賈艾梅於1867年底,出生在北愛爾蘭下郡的磨坊島(Millisle,County Down,Northern Ireland),她的祖先是蘇格蘭的“聖約子民”(Covenanters)。她自小就在鄉裡聽到許多有關祖先們為主殉道的英勇事蹟,此事在她年幼鬆軟的心田裡撒下善種,使她日後在事奉中向主絕對忠誠,甚至置生死於度外。
這是我首次看到這首歌,我謝謝那位介紹我的弟兄說:“謝謝你,我唱了多次,唸了並默想。這詩詞令我想起《我曾拾命為你》這首歌,真是回應了作者的問號。”我把詩詞及唱後感與幾位肢體分享後,也是我第一次與多年以前的建道兩對校友一起在舍下合唱,我又司琴。我唱著這首感人的詩歌,真是感觸良多。歌詞歌曲充滿了悲傷情:主為了我受盡折磨,留下極大的傷痕,那是為了我的罪過受盡悪人的創傷,難道我會無動於衷嗎?主為我受傷受死,我卻無一絲傷痕,真的嗎?是啊!真的無傷痕。是的,身體無傷痕,但你心中真無傷痕?

作者真好像代表主耶穌向我問了又問:“你真的無傷痕嗎?”是的,主啊!我心靈有傷痕!主啊!您為我受了極大的創傷,我為您傷痕有多少?主啊!是的,您為我死,我要為您而活,受苦、受難、受死,我願意!

這詩歌的歌詞及曲調很深刻,要唸了再思想,讀了多次,你才能領悟詩人的心聲心情,加上聖靈的感動,才能觸動你的心。你有了感動才能對為你受傷、受苦、受死的主有回應。我感到那些匆匆信主,又不深入認識基督,愛世界又說愛主,不肯背十架跟從主,又沒有經歷因基督的名受辱、受迫害的的信徒,他們那有甚麼傷痕呢?

這時我想起五十多年前我唱過一首詩歌,名為《祂為你捨命》:你為主作了什麼?為主獻上什麼?這首詩也觸動我心!我走上宣教之路,傳福音、牧會時,不是也遭受多人的辱駡,承受各種的壓力嗎?但與主相比,與祂為我受傷、受苦、受死相比,那又算得了什麼呢!

當我把這詩歌及“唱後感”一文分享給幾位肢體,他們當中認真回應的不多,只有二三位。不過有一位弟兄給我的回應如下:“謝謝你打從心底出來的分享,得知其感動的深與真,因你的回應是以‘我’作表達,使我在收看與聽並讀你的文章時,其感動的果效直刺入心靈!祈望主藉著聖靈的大能,帶動我們互相勉勵,直到在那一天可以十架換冠冕。”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