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黃黑白棕

˙蘇緋雲博士˙

還記得小時候唱的歌嗎?「耶穌喜愛所有小孩,世上所有的小孩,無論紅黃黑白棕,都是耶穌的寶貝,耶穌喜愛世上所有的小孩。」

我們剛到香港的時候,住在九龍城新建的公寓,就在附近的教會上主日學。當時有洋人老師,以不標準的粵語教我們,只是唱歌時那不標準就不明顯了。在我記憶裏,她們都很善良,主日學也很好玩。上面這首歌是我們常唱的,每次唱的時候也覺得很好,因為耶穌喜愛所有的小孩!

到美國唸書,才發現因為人的膚色帶來不少社會問題。當孩子問父母,「如果聖經沒有錯的話,聖經說上帝只造一個人,那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種呢?」好多父母不能作答,常聽到的答案是:「因為他們住的地方氣候不同,所以皮膚的顏色也就變了」﹐或「挪亞三個兒子有不同的膚色,巴別塔事件之後,他們分開住了,因此有主要的三個膚色,就是黑、白、棕」。

原來,上面兩種解釋都不是最重要的解釋。氣候可能的影響是健康,不是改變膚色。兄弟分開住也不是導致不同膚色的主因,主要是我們「所有小孩」並不是「紅黃黑白棕」,所有的人都是不同程度的「棕」。

我們的膚色多「棕」,是因為我們的遺傳基因,我們的基因如果「命令」我們的細胞製造多些黑色素,我們的膚色就會多些「棕」色。這黑色素也包括兩種:叫「真黑素」(eumelanin)和「褐黑素」(pheomelanin)。

雖然我們沒有見過亞當夏娃,但可以從現在見到的人類合理的推想。一般來講,我們或以為非洲人是「黑人」,歐洲人是「白人」,而華人是「黃人」。但是,其實非洲人並不都是我們以為的「黑」,他們有不同的膚色,有較「黑」,較「不黑」,意思是,其實人類都是「棕」色,有的多點棕色,有的少點棕色。一般的歐洲人只剩下「褐黑素」,如果他們的基因沒有了「真黑素」,那麼他們的子孫就不能很「棕」了。

我們可以推想,亞當夏娃應該不是「很白」,也不是「全黑」。這是為什麼全球的人都擁有同樣的色素基因。

氣候的影響是什麼呢?氣候的影響是有「淘汰」作用,不是有「創造」的作用。進化論常告訴我們,因為氣候變化,所以生物進化出適應新氣候的器官或適應方法。其實並非如此,以膚色為例,那些多「棕」色的人,在陽光強的地方,比較不會因紫外線帶來不良後果,如皮膚癌,因為「棕」色是有保護性,保護身體少被紫外線傷害,這也是為什麼多數華人曬太陽就會叫皮膚「變黑」。多數華人有足夠的「黑色素」,但是見過歐洲人,曬了太陽,皮膚「變紅」嗎?他們的「黑色素」不夠,也就是保護性較少。如果皮膚「白」的人住在太陽光強的地方,(特別以前還不知道這些知識之前),他們就較容易得皮膚癌而死亡,生存下來的就是那些較有保護性皮膚的人。反過來,如果「黑」皮膚的人住在陽光弱的地方,他們的「保護性」反害了他們,因為他們就得不到足夠的紫外線,因此健全骨頭所需要的維他命就不夠,導致不健全的骨骼,因此也較易死亡。

挪亞的三個兒子是否一人是「白」,一人是「黑」,另一人是「黃」?當然有可能,但是,就算如此,他們的子孫也不會分成黑、白、黃,因為出了方舟之後,他們都住在附近,自然會彼此通婚。他們子孫的膚色應該是有深有淺,涵蓋深棕至淺棕整個「色譜」。洪水之後約一百年,人類又忘了上帝的審判,又驕傲了。「他們說,來罷,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創世記十一章4節)。但是上帝的話是什麼?「你們要生養眾多,遍滿了地」(創世記九章1節)。

我們應該從歷史學功課,但是當時的人並沒有。他們又不聽上帝的話,又自作主張了!上帝為了人的好處,叫他們自高自大要傳揚自己的名的工程不成功,這就是巴別塔事件。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裏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為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創世記十一章8-9節)。

想像當時那些人,同心合力在建造那高塔,忽然言語不通,沒法同心合力。有人問,人們同心合力不好嗎?為什麼上帝要破壞「好事」?同心合力是好是壞?如果要完成的是好事,那當然是好的。但是,如果要做的是壞事,那當然是不好的!什麼是好?什麼是壞?誰決定好壞?這也是我們每天所面臨的決定。夫妻吵架,誰是誰非?人,只是被造者,創造者才懂何為好,所以好壞的標準是創造者說的。當我們知道人類真正的歷史,我們就得到智慧。

當人們不能完成他們為傳揚自己的名而建的工程時,他們就分開了。巴別事件的結果是﹐有共同語言的人成為一堆,他們不但分別一堆堆,住在不同地方,而且因為能溝通,所以最合理就是,與在一起又有共同語言的人結合,這樣,基因也就因此少有混合。這群人與同群的人結合,這群人沒有的基因也就沒有了。

想想,同父同母的兄弟姊妹,各自的基因組並不完全一樣。當時離開巴別的族群,各群擁有的基因也不完全一樣,這樣,分開之後,各群只跟群內的人結合,當然過幾代就有各群不同的特徵。比如:甲群得到的基因,是能夠製造多的黑色素,那甲群的膚色當然多些是深棕色的;乙群得到的是少黑色素的基因,當然乙群的膚色會是淺棕色。而且,基因都在突變,突變就是細胞複製時有點抄錯了,抄錯的結果叫乙群的基因只能造很少的黑色素。比如:真黑素不見了,褐黑素就見得到了(真黑素在的時候,較淺的褐黑素被蓋住了,看不到)。褐黑素叫人們的膚色顯得「白」,頭髮顯得「紅」(其實是淺棕色)。

突變,抄錯,有時會帶來嚴重的後果,但不一定叫這生物的生存受到嚴重的威脅。所以,不一定叫該生物死去。膚色淺了,頭髮顏色淺了,並不至死亡。這樣,有那突變了的基因的人,還是一樣結婚生子。子女也因此繼承了那基因,一代傳一代,這群人就只有淺膚色的皮膚和頭髮。現代交通方便,不同人群又多些機會在一起,彼此學了對方的語言,當然又有些人會與不同的人群結婚生子,那不見了的基因又有可能得到了。

常有人問我:你們的孩子是不是和華人結婚?這題目以後談。現在,我們先認識到,所有的人都是亞當夏娃的子孫,都是挪亞的子孫,聖經是不會錯的。實驗科學所發現的事實,總是支持創造主的話,那是理所當然的,創造主的話和創造主的作為是不會衝突的。

可能,我們要唱:「耶穌愛所有小孩,無論黑色素多少,都是耶穌的至寶。」不但小孩,耶穌喜愛所有的人,無論男女或老少,都是耶穌的至寶。感謝主,我們都是一家人。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