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及更改 人類基因 的禍患

不鳴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華人跟不少其他族裔一様,同樣享受每年慶祝兩次新年的歡樂。謹祝各讀者:豬年快樂,主恩滿溢,事主有力!

聖經雖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但隨著年日過去,科技日新月異,全球不同界別均追求創新、創意,尋求新思維、新技術。然而,盲目追求科技及醫學突破,可能適得其反,須要在社會、道德、倫理上付出極大代價。近期兩項在醫學研究的重大突破,雖則對日後醫療研究有重大幫助,但同時已經敲響警鐘,引發全球憂慮及爭論。

人工智能成功預測蛋白質結構

去年12月初,DeepMind研究團隊經過2年時間,透過使用可以處理大量數據的AI人工智能科技,繼創造出擊敗人類圍棋世界冠軍的AI程式AlphaGo之後,更克服複雜的蛋白質結構預測問題,成功打造出只須透過基因序到,准確預測蛋白3D結構預測模型AlphaFold,鎖定困擾生物科學家已久的挑戰——蛋白質摺疊(protein folding)問題,被喻為是史無前例的重大醫學研究進展。因為預測蛋白質形狀,將可以了解該蛋白質在人體內的作用,進而診斷和治療由錯誤摺疊蛋白質引起的疾病,例如腦退化癥、柏金遜癥及囊狀纖維化疾病等。

更改胚胎基因誕下對愛滋病毒免疫的雙胞胎女嬰

另外,中國科學家、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去年11月在一記者會上宣稱,創造出全球首宗「基因編輯」嬰兒。賀建奎表示,他使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改變11月出生的一對雙胞女嬰的胚胎基因,再把受精卵植入母體, 誕下世界首宗對愛滋病HIV病毒免疫的雙胞胎女嬰。消息立刻引發國際科學界嘩然及道德爭議;而與上述實驗有關的單位紛紛撇清關係,並反指賀建奎造假。至今賀建奎沒有再公開露面或提供更多證據證明所言非虛,有傳媒更指賀建奎目前正被軟禁於南科大校園賓館內,周圍保安極度森嚴,不能接觸外界。除了數以百計的國際科學家外,中國當局與機構和國際科學家也譴責賀建奎,說為了繁殖而對人類培胎應用基因編輯技術,是違反中國法律與醫學倫理。中國當局則指正在調查賀建奎,同時已中止這項硏究。

自從科學界於2013年研發出具劃時代意義的生物技術CRISPR,讓修改基因就像文書編輯軟體的剪下貼上一般簡單,且費用和技術門檻也大幅低於傳統技術之後,科學界便一直擔心,有科學家會漠視禁令改造胚胎基因。除了英國,加拿大、澳洲、西歐各國和韓國等都有明確法例禁止這種研究,而中國就只利用守則禁止這種研究。美國沒有禁止相關研究,但有法律禁止研究人員利用聯邦政府資金進行相關實驗。

更改基因的正反意見

科學家發明新技術一般絕非為了不正當的用途,但有了相關工具後,究竟會造福人群抑或釀成人禍,往往取決於使用者的心態。對於基因訂製相關技術來說,支持者普遍認為:

  1. 修飾基因能從根本治療許多令醫師束手無策的遺傳性疾病,絕對造福人群;
  2. 基因改造可突破人類在身高、智力、甚至精神狀態的先天限制;
  3. 探討和研究基因定製技術有助於更深入了解遺傳與基因的奧秘。

但是反對者則擔心這些新科技可能帶來下列壞處:

  1. 在尚未暸解基因之間的互動機制便冒然修改,恐造成一輩子的遺憾;
  2. 減少基因多樣性,只保留人類現在認為優秀的基因,恐會降低人類對於環境劇變的適應力,導致將來面臨滅絕危機;
  3. 若認為胚胎即是個體,則訂製基因過程耗費和捨棄大量胚胎,宛如一場大屠殺;
  4. 訂製基因技術可能導致富者恆富、貧者恆貧,深化社會不均,甚至引發地球生態浩劫。

這次基因改造事件引發過往與「複製人」相關的道德爭議,絕對值得我們深思。當然,基因編輯技術對於治療一些先天性及無法根治的遺傳性疾病存在重要意義。但有關技術還未成熟,有機會導致「脫靶效應」(Off-target),即改變了目標以外的基因,影響或在數代後才得知,一不小心就會創造出一個「怪物」。我們是否有權力在孩子還未出生之前,便通過基因編輯改變一個孩子本來的樣子?目前基因科技極需社會各界人士參與討論,一同建立基因訂製科技的道德底線和相關規範。不過,著名科學家霍金生前就撰文警告,基因工程的突破將讓人類在本世紀內,創造出新種的超級人類,「會有法律試圖阻止人類這麼做,但貪婪的人無法抗拒誘惑」。正如聖經所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十七:9)

我們都是按照造物主的樣式被造,下一代的身體狀況及智力均有神的計劃及美意,貿然以高科技更改,亦未必符合神的心意 。「…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 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太六:26-27)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