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周六(10月6日)下午以50票對48票,確認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提名案 (Alex Wong/Getty Images)

美國兩件社會大事

盧維溢

上月,美國發生兩件社會大事,其影響涉及整個國家,值得基督徒關注。

首先,上月在美國發生的一件社會大事,是國會參議院以50對48票之極少差額,通過委任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為最高法院的法官。為何這人的委任引發美國國民的注意和那麼多人的反對聲音?

最主要原因乃這位法官是敬畏上帝和祂的話語、愛慕基督的,像副總統彭斯那樣,因此他曾公開反對墮胎和同性婚姻。鑒於有些基督徒團體在時機未成熟之前已大肆提出對墮胎翻案的聲勢,以致婦女解放運動的組織和同性婚姻倡議團體達成聯合陣線,慫恿一些卡瓦諾中學時代的女同學出來,指控他37年前曾試圖在狂歡派對中性侵犯她們。固然,民主黨人士也由於黨派政治的形勢,在背後推波助瀾也是顯而易見的。

就事論事,根據西方民主社會對法治的守則而言,一個人在未被正式審判之前不應該受到惡意的批判定論,形成被公眾輿論定罪。然而,從九月初爆出有一位姓福特的女士指控開始,左翼人士在國會參議院門前大事聲稱他是性罪犯,所以不應讓他作大法官。筆者聽到、看到美加兩國的主流傳媒不遺餘力地這樣報導,不覺得有何問題!

其實,卡瓦諾於十多年前已經是低一層次的州法官了,為何過去十多年來這些女士和女權運動份子不出來揭發他的罪行呢?

顯然,這次最高法院的委任將會影響到未來二、三十年整個國家的道德走勢。一位保守派思維的法官一定會攔阻那些假借人權事件去修改法律,目的是除掉傳統的道德規範的所謂先進人士,因此,引起左翼人士竟然策動大規模街頭抗議行動。

感謝主,一位敬重基督的法官能把守這重要的一關!

 

第二件大事發生在西岸加州,是關於三藩巿的毒品問題。八月中,加州政府正在考慮三藩巿政府要求開設合法毒品注射站的申請書。市政府及其支持者引用運作了十多年的溫哥華作為借鑒,認為開設合法的注射站能夠減低毒品致命這個問題,而他們所根據的,乃加拿大主流傳媒只是一面倒“唱好”該注射站的報導,關於負面的情況卻少有人知。一個三藩巿基督徒社關團體擔心加州政府只聽到片面的消息,也因為知道筆者熟悉此問題,就邀請我出席一次公開給主流傳媒的記者招待會,傳達溫哥華注射站一些沒有被傳媒重視和報導的實況,提出為何社區人士反對毒品注射合法化的原因。

筆者應邀出席記者招待會,在當地一間華人教會裡陳述那些沒有被主流傳媒報導的負面實況,讓主流傳媒包括NBC和ABC這兩國主流電視臺,能全面報導注射站對附近社區的不良影響和實際上不能壓制毒品禍害的擴大,正確地傳達它不能解決毒品的實際問題,它只能延長吸毒者的痛苦而已。我還指出設立注射站只不過好像將垃圾掃進地毯之下。真正解決的良方是引導吸毒者接受戒毒之治療——長痛不如短痛!

可喜的是,三藩巿的華人社區也積極協助那基督徒團體,參與向加州政府發聲。華人社團高調反對這毒害特別影響到年輕人的政策,這是加州政府不能不衡量的一個因素。

記者招待會之後,邀請筆者的那個基督徒社關組織感覺有點驚奇,NBC和ABC這些左傾的傳媒電視臺,通常不會樂意報導保守派、傳統思維人士如基督徒的立場,但這次奇怪地,他們不再以懷疑和挑剔的言詞來報導,反而甚為詳細地播放反對者(包括教會)的立場,不隱瞞溫哥華毒品注射站不能幫助遏止毒品泛濫,還使附近社區產生許多治安難題這個事實。

十月初,筆者收到三藩巿那基督徒團體傳來的好消息,加州州長在衡量正負兩方面的論述之後,否決了三藩巿政府的申請。在決議中州長清晰地表達縱容毒品擴大的危險,與基督徒的立場幾乎相同,對筆者來說,確實有點驚喜。固然,兩年後加州政府若有人事改變,支持者捲土重來仍有可能,但起碼這次結果使美國其他州和市於短期內不會面對同樣要求毒品合法化的衝擊。而且,三藩巿這次事件反映出:只要社區發出巨大的反響,政府人員不能不三思任何負面效果,以致這次不敢如溫哥華和加拿大那樣輕舉妄動,漠視人民的訴求。只要信徒經常留意社會動向,樂意支持發起正義行動的組織,將來仍然會見到一些期望的成果。

由此看來,在民主社會裡,只要社團同心合力發揮其功用,見到成果是甚有可能的!盼望信徒們不要輕視自己一點參與所產生的力量。惟願加拿大的基督徒都重視社會公義,勇敢抗衡社會黑暗的擴張,相信神引領我們在世事上與祂同工:“公道的天平和秤﹐都屬耶和華;囊中一切法碼﹐都為祂所定。”(箴言16:11)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