腥風血雨多倫多

作者:不鳴

七月下旬一個星期日晚上大約十時,多倫多市小希臘區丹佛(Danforth)大道爆發血腥槍擊案,震驚全國,甚至成為國際新聞。29歲的中東裔男子胡辛 (Faisal Hussain),走到當時仍然人來人往的街上,先後向無辜市民開槍十多二十下,導致2死13傷。兩名不幸死者分別是預備升讀麥馬士打大學的18歲女學生法倫(Reese Fallon),及 10歲女童科爾斯(Julianna Kozis) 。槍手期後與到場兩名警員駁火,據報開槍自殺身亡,但至截稿日,警方仍未確定槍手死因。

由於槍手當場死亡,令調查冷血槍擊事件背後原因的工作更見困難。ISIS伊斯蘭國更一度宣稱對槍擊案負責,稱胡辛為“伊斯蘭國的戰士”,但至今ISIS沒有提供任何相關的證據來支持這言論,聯邦公安部及多倫多警方已初步排除恐怖襲擊的可能性。槍手家人事後發表聲明,稱胡辛從小患有嚴重精神病和抑鬱癥,長期遭受心理疾病折磨 。他們對受害者家庭表示沉痛的哀悼。多個媒體跟進槍手背景時均證實這點,並發現胡辛家庭最近連連遇到不幸,哥哥由於毒品事故成了植物人,已經在醫院躺了一年半的時間;他妹妹幾年前也因事故身亡,連串家庭事故可能令胡辛的抑鬱癥病情惡化。至於胡辛從什麼渠道獲得槍械,是大衆關注重點之一。

兇殺案數字大幅飆升

今次重大血腥槍擊案,將市民及三級政府對近期多倫多槍械暴力案件的不滿推向高峰。根據警方數字,截至7月底,多倫多今年已發生了59宗兇殺案,相比2017年同期的24宗,增幅高達246%。兇殺案中,30宗是槍擊事件,12宗是刀刺殺事件,還有17宗是其他事故,包括北約克的貨Van襲擊事件。槍械暴力數字直線上升,而更令市民憂慮的是,案件已經不再局限於晚間或黑幫活躍地區,其中6月中一個下午發生在士嘉堡McCowan夾Alton Towers Circle附近一個社區公園遊樂場的槍擊案,震驚附近居民及華人社區,事件導致兩名分別5歲和9歲的兩姐妹中槍受傷。

針對市內槍擊暴力案飆升,多倫多警察總長桑德斯宣布短期應對策略,主要調撥300萬元,於7月下旬開始增派200名前線警員在晚上7時至凌晨3時,到市內槍擊暴力黑點地區駐守巡邏,為期約8個星期。長期策略將繼續與各級政府合作,找出最好的協調,及可持續的良方解決多市槍擊暴力問題。諷刺的是,小希臘社區的血腥槍擊案,正正是在警方剛開始夜間加強巡邏的首個週末發生。

建議禁售槍械及加強監管

丹佛大道槍擊案及較早前的北約克的貨Van襲擊事件,除了令大眾關注心理及精神病患者對社區安全可能構成的威脅,希望當局正視及提供更多資源改善情況外,更大聲音是重提槍械管制議題。多倫多市議會在丹佛大道槍擊案後,以41票贊成、4票反對通過動議,要求聯邦政府禁止多倫多市內銷售手槍,並要求省府禁止市內出售手槍彈藥。動議內容亦包括加強監控措施,投放更多資源於青少年及精神健康計劃等。

反對槍械管制的人士一直聲稱,犯罪分子使用的槍械是大部份是從美國走私進入加拿大的黑槍,與本國合法槍械無關。但多倫多警方表示,暴力犯罪的槍械來源近年出現明顯轉變。2012年以前,約75%的槍械是由美國進入加拿大,但到了2017年,約一半槍械來源是加拿大本土。警方近年來至少發現有40宗案例,犯罪分子所使用的槍械是由本土合法的持槍者手中非法購買的。這一類非法轉賣獲得高額利潤,令不少合法持槍者難以抵受誘惑而將槍械非法轉賣給他人。警方指出,曾有案例,一男子在5個月時間賣出47枝手槍,獲利超過10萬元。這一發現,突顯了本國槍械管制及監管方面的鬆懈及
不足。

所多瑪與蛾摩拉

聯邦公安部長葛代爾(Ralph Goodale)回應,政府會檢討已經在國會提出的BillC-71法案,看看可以作出哪些修改,包括更嚴格控制手槍,企業需要記錄非限制性槍械的庫存及交易紀錄,以便警方更容易追蹤槍械去向。其實,無論政府採取什麼政策應對,仍然是治標不治本,因為「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十七:9)。槍械暴力急升、同性戀、安樂死、安全注射站、再加上即將實施的大麻合法化,令這個我們移民時相信是樂土的城市,愈來愈像聖經中的罪惡之城 ﹣所多瑪與蛾摩拉,不知何時遭神懲罰,也不知何時主再來結束這邪惡的世代。還未接受基督作救主的,當然要把握機會儘快接受福音;作為基督徒的更要儆醒等候,抓緊機會拯救靈魂,收割莊稼。「你們要謹慎,儆醒祈禱,因為你們不曉得那日期幾時來到。」(可十三:33)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