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省備受爭議的自閉 症兒童資助計劃

安省備受爭議的自閉症兒童資助計劃

˙不鳴˙

母親節快樂!5月第2個星期日,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正當不少孝子賢孫安排與母親或祖母飲茶食飯慶祝之際,安省自閉症兒童的母親今年可能並不快樂,甚至對前景感到憂慮無助,因為省府在2月初宣佈大幅更改對自閉症兒童治療的撥款方式,目前獲省府全額資助密集式療程的自閉症兒童,日後的資助金額將大幅減少。雖然省府先後作出讓步,並宣佈推出全面咨詢,但新政策並沒有被煞停,自閉症兒童的家庭將承受沈重的財務壓力。

安省兒童、社區及社會服務廳長麥克勞德(Lisa MacLeod)2月初宣佈,鑑於現時對自閉症兒童治療的撥款方式只能惠及大約8千4百人,對長達2萬3千名在等候名單上的自閉症兒童及其家人並不公平,故保守黨政府須要就撥款方式作出重大改革,包括:

  1. 省府將直接資助確診患上自閉症的兒童。6歲以下的每名自閉症兒童,每年可得到2萬元的治療費用,至18歲時最多可得到14萬元;6到18歲的兒童每年的治療費用為5千元,最多可獲55,000元。
  2. 新項目將附帶經濟狀況審查,收入超過25萬元的家庭不會獲得任何資助。
  3. 未來兩年內向5個診斷中心增加1倍資金至每年550萬元,解決有2千4百名兒童等候專家確診的問題。目前這些兒童平均要等待31個星期。
  4. 4月1日正式實施。

省府強調,新資助計劃每年成本為3.21億元,與前朝自由黨政府的項目金額相同,所以絕非削減撥款,主要目的是希望撥款制度更公平及消除長達2萬3千人的輪候資助名單,讓安省所有4萬名自閉症兒童獲得相同水平的資助。

新撥款政策引發強大不滿聲音

然而,新計劃宣佈後隨即引發廣泛爭議,自閉症兒童家長及關注團體先後多次冒著嚴寒天氣,到省議會外舉行大型示威抗議集會,表達訴求;亦有以較小規模的方式,輪流到不同省議員辦公室外示威抗議。他們反對新資助模式的主要原因包括:

  1. 目前被認為較有效幫助及改善自閉症兒童的密集治療方法「應用行為分析」(Applied Behaviour Analysis,簡稱ABA),平均每月要4千至8千元。在新制度下,6歲以下每年2萬元的治療費用,只是實際開支的大約三份一;若6歲以上每年只得5千元的資助,更只足以應付一個月的治療開支。一般家庭即使賣樓賣車也不能承受如斯沈重的經濟負擔。
  2. 若因經濟問題而未能負擔密集式治療方法,自閉症小朋友將無可選擇地重回一般缺乏特殊教育資源的公校就讀,不單未能為自閉症兒童提供適合的幫助,更直接影響全班教學進度,將令整個公校系統增添無形壓力。
  3. 不應一刀切單純以年齡作為撥款標準,因為病情因人而異,須要治療的時間及密度也大不一樣。較佳方法是由臨床心理學家為自閉症兒童作出評估後,再根據病情決定應獲得的撥款,病情嚴重的應獲較多資助金額。
  4. 推行過於急促。於新政策宣佈後不足2個月後的4月1日實行,不論小朋友、家長、治療中心,以致公校教師均未有足夠時間作好準備。

省府多番作出讓步

面對龐大不滿聲音,福特政府首先宣布增加對自閉症學生的支持經費,進入學校系統的每位自閉症新生,平均獲撥款12,300元,用於加強對教師的培訓,包括網上培訓,亦包括額外的資格課程;各教育局還將獲得資金,用於拓展自閉症學童的課後活動項目。之後,一向以強硬施政手法見稱的保守黨政府更罕有地作出讓步,於3月下旬宣布調整具爭議的自閉症資助計劃,包括延長現有自閉症兒童家長撥款六個月,同時取消對家庭經濟狀況的審查,所有家庭,包括高收入人士,都可以獲得全部資助金額。不過,家長的反對及示威聲音仍然不絕於耳。

到4月初,衞生廳長葉麗雅,教育廳長湯普森聯同麥克勞德,罕有舉行聯合記者會,宣布省府計劃增加自閉症兒童撥款一倍,並且會由5月1日開始,透過互聯網、電話及省議員圓桌會議的方法,全面諮詢家長及專業人士意見。然後把意見交由家長、自閉症成年人士及業界所組成的專責小組檢討,再向省府提供建議。

省府的多番讓步,令家長及老師稍微有喘息空間。5月展開的全面諮詢,反映出省府在制訂今次自閉症資助計劃時,根本缺乏諮詢及急於推行。家長及業界希望省府能真正聆聽他們的聲音,不要作假諮詢,能制定出針對自閉症兒童撥款的長遠策略,避免每次新政府上場均要大幅修改。同時可借鏡部份美國州份,把自閉症列作必要的醫療疾病,由衛生部統籌治療方法,並非只是目前安省的其中一項社會福利政策而已。

「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林前十二:23)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