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蘭基督城白人優越主義者塔蘭特在法庭受審

加國當今要回應的兩件大事

圖片說明:新西蘭基督城白人優越主義者塔蘭特在法庭受審

˙盧維溢˙

最近一兩個月,兩件大事值得加拿大國民一同思考。若這兩件事只限於從政人士去思想,那將破壞一個民主社會的基本性質,肯定不會是好事。若悲觀地看待,那更為不妥,因為兩件事都關係到整個國家的和諧與安穩。

上月中,一位28歲澳洲籍白人男士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去到紐西蘭的基督城(Christchurch),槍殺了50人和擊傷了數十個在清真寺內的穆斯林,引致全球大眾譴責這個帶著白人優越主義者的狂妄行為。若要了解他的殺戮動機,可從他在網上發表的74頁宣言看到端倪,當中他透露於2017年去過歐洲,特別在法國的見聞令他產生激進的思維。當年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發生一名穆斯林“難民”駕駛貨車撞向人群,導致5人死亡及多人傷殘事件,激起了塔蘭特的仇恨,聲稱要為當中11歲女死者Ebba Akerlund報仇。他又說:「多年前我曾聽過有色人種入侵法國的報道,我當時認為是誇張失實的流言,為的是創造政治話題。但當我抵達法國後,發現這些都是事實,同時加深認知,入侵者在法國每個城鎮無處不在。」

固然,我們可以斥責白人的祖先也曾是澳洲和美洲的“侵略者”,殺戮了千千萬萬的當地原住民。不過,現今世人若只停留在歷史的過錯,而不聚焦於如何解決現今的問題和避免將來的風險,這些怨恨只會不斷延續下去,再過兩代也不會有種族和諧而帶來的世界和平。現今這一代人面對的難題是:如何避免種族關係的惡化和分化?答案:西方國家不應該大量(每年以萬計)收納那些不肯認同和融入本國既有文化的移民和難民。

塔蘭特(Brenton Tarrant)在歐洲看到的卻正是這樣的情況。大家還記得2015年秋季,數以百萬計的伊斯蘭背景的自稱是“難民”的人湧向歐洲敲門,逼得德國帶頭收納接近一百萬的自稱為“難民”人士,法國也跟隨其後,收納數十萬這類的“難民”,導致法國去年11月開始無數次週末,數以萬計
“黃背心”人士在街頭進行抗議和搗亂的行動,使警察疲於奔命,旅遊和服務行業受到極大打擊。可悲的是,法、德兩國的政治領袖和官仍不承認:收納大量這種“難民”導致種族關係和失業問題惡化,是現今兩國的潛在爆炸性之導火線。可惜,加拿大的杜魯多總理也是同樣的幼稚想法!

另一方面,對這一屠殺事件的錯誤反應,卻引致例如澳洲禁止一位美國人、被視為右派評論員入境,以為這樣就可以息事寧人,澳洲就少一件麻煩。右翼評論員Milo Yiannopoulos在社交媒體聲言,這次恐襲是源於政治建制縱容極端左派和他形容為“不相容的宗教文化”的伊斯蘭教。他原定今年到訪澳洲,但已經被那政府否決其簽證申請,這種作法肯定將會激起在西方國家的崇尚言論自由群體的對抗趨勢。西方國家的左右派陣營對壘只會日趨嚴重,歐美澳紐地區未來二三十年怎會有和諧穩定?

魁北克省(Quebec)去年的清真寺槍殺案正是一個同類、貼切的警號!

第二件大事,今年2月以來,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受到全國人民和傳媒的關注,經過一個月的多次盡力淡化事件也不得逞,終於3月初首度承認,他曾要求前司法部長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考慮,不要起訴加國最大的工程公司SNC-Lavalin賄賂外國官員的事,因為此舉將會影響到本國9千個工程界人員的就業,尤其是在魁北克省的業界工程人員。然而,他的內閣拿不出任何確鑿的詳細分析,9千人的就業將會如何受到影響。

在3月初的記者發佈會中,杜魯多承認他曾對王州迪提到自己是魁省的國會議員,但並非出於黨派利益而考量SNC-Lavalin的控訴案件,而是任何政治人物都有責任去捍衛自己的選區。無論杜魯多總理如何自辯,結果是今年1月初他將內閣改組,將王州迪調離開司法部長這個非常重要的職位,最終王州迪辭去任何內閣職位,以換取公開表達自己對整件事的機會。參考了多方面報導,筆者的結論:杜魯多總理完全不覺得曾踏著司法獨立的紅線,不認為“提醒”王州迪是政治干預司法事務,不承認將王州迪調離開司法部是出於對自己和政黨的利益考慮,不覺得是一種政治干預司法問題!

對於許多因信賴加國的公正司法制度而來的移民,這個總理的思維和做事作風使眾多國民吃驚和極度失望。加國選民居然選了一位這樣糊塗的總理!他不覺得大麻會使越來越多人滿足於沉醉在錯覺快感,對國家不會有任何禍害。現在,王州迪事件更讓我們國民看得一清二楚,他原來不認為司法獨立是本國的優先價值,維護9千人的飯碗只是信口開河的大話,以此施壓當時的司法部長,為的是要保護自己和自由黨在魁省的利益而已!

加國的民主制度不單在於選舉官員的公平和制度的公開,也涉及司法部的公正、法庭公開的審訊過程,若沒有獨立於總理及其內閣的檢控和判決權,社會上的廣泛貪污將會步第三世界國家的後塵,貪官污吏便容易被財雄勢大的商人引誘而相互勾結,法庭再也沒法阻擋社會上的腐敗風氣。過往加國能成為世人所嚮往的國度,乃因為官員都普遍敬畏神和尊重聖經的教導,以致加國社會有和平和公平的制度。現今,我們不要因政府中基督徒越來越少而放棄在社會上發聲、作美好見證,因為信徒的勇氣和信心乃得力於神的話語,正如聖經箴言所言:

“暴風一過,惡人歸於無有,義人的根基卻是永久。”(箴言10:25)“耶和華的道是正直人的保障,卻成了作孽人的敗壞。”(箴言10:29)

願基督徒都常常以禱告關心社會的敗壞,並求神引導我們履行世上光和鹽的本份。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