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在身邊

Chion

朋友開玩笑說,八、九十歲的我多半是由機器人來照顧,並一齊話當年。因幾十年後,見機器人的機會一定比人類多。估計它應會比人有耐性和不停重複說話的長氣老人家相處得來。但想像一下,老婆婆身邊是冷冰冰的機器護士,有點怪可憐的感覺。科技不停進步,到時的機器人會外加有溫度的人製皮及表情豐富一點吧?

由真人在幕後說話的自動販賣機,主動和路過的人打招呼,大部分人猶豫一下就樂意與它交流,最後完全相信它擁有說話功能,年輕人還會應邀給它唱歌及跳舞。這由日本電視節目反映的社會現象,就是大家都開始習慣它 – 「機器人」或「AI 人工知能」存在身邊!

日文的Artifical Intelligence翻譯是人工「知」能,而中文譯作人工「智」能,我比較偏向用人工「知」能。因為人工知能或機器人只會把人類輸入的有限「知」識作出分析及應用所「知」而行動,它認「知」但沒有「智」慧,不像人類能自主去創作及變化。名作者的推理書上寫到「機械再強,畢竟是人類的産物。但劣於機械的人將會被淘汰。未來的社會,是由優秀的人和優秀的電腦共同運營的。」它與人類是密切的互補關係,未能完全取代人本身。人工知能的出現由取替人類的某些繁重工作,進一步在幫助改善生活上的問題。

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身體反應退化的老司機發生交通事故機率很高,自動駕駛系統的車輛已是生活必需品。無人駕駛的私家車或小巴士,已經在街上實際運行實驗中。日本很多短線鐵路,多年前已經使用只有工作人員在中央控制的無人駕駛單軌電車。

新一代從小就接觸人工知能,家中多有會用說話對應的小機器人或電器產品,學校用電腦或iPad上課,買東西沒有收銀員而用自動櫃員機,全抄襲名音樂家彈奏的無人自動演奏鋼琴等。所以未來就算見到司機在行走中的車輛睡覺,或無人飛機Drone拿著貨物四處飛,孩子們也見怪不怪。

走進大型回轉壽司店,人多但感到很安靜,原來白色圓圓、身掛顯示器的機器人Pepper正式投入迎賓服務。它代替員工在門口派預約劵,在有空位時自動輕聲呼喚及提問測試預約客人,答對提問時會發放入座號碼劵,客人拿劵自己找號碼桌子入座。餐牌就桌上的訂餐顯示器,一按下訂單,廚房就會在幾分鐘內用小火車輸送帶送到各桌子。從入門到收到食品,全是電腦自動化,舒緩了服務性行業人手不足的問題。但當客人太多時,Pepper就做不到靈活地同時分身迎客、派劵,因它按輸入數據而工作,不能看情況而突然改變次序,引至人龍越來越長。負責監察的收銀店員立刻作出應對,只讓Peppe負責發放預約劵,而她就負責呼喚客人及派入座劵,同時收銀的工作也沒停。應對措施變換成人動後,收銀機後的人類呼喚號碼聲由喇叭再次響遍全店,是吵了點,但塞滿店門的人龍得以疏導。

到最前衛的變種酒店前臺辦理入住手續,歡迎客人的是一隻會講話、又嚇人的恐龍,和表情生硬但甜美的女機器人,它們會用客人母語來與人交流。登記後,行李架機器人為客人領路,客房裏有可愛小型機器娃娃,接駁網絡的它們能提供各種的旅遊及酒店服務資料。因機器設備而減少人手經費,入宿費用也隨之減低,吸引很多愛新鮮的年青客人。機器人酒店投入服務一段時期了,但服務總評分一直不是很高。傳統旅館工作人員的親切笑容及按每一位客人的需要而應對的服務,真不是機器人可以取替的。

它是人類的好助手,常出現在身邊,但不夠靈活變通處理突發事情。它不能自主變化,也不能完全分解思想複雜、心情百變的人類。因長年累積接客的豐富經驗,餐廳店員及旅館老闆能立時以人的官感感到氣氛變化,而明白客人的需要,而不會死板地為完成任務而行動。

真正能明白別人的需要,還是要有同樣經歷的人才容易理解,如飽漢不知餓漢饑,未真正餓過的人很難想像吃不飽的慘況。腓立比書二章說及主耶穌是神也是人,祂並不以自己是神而高高在上,為完成救贖而甘心降生成為「徹底的人類」。會餓會哭會生氣,也會疲累及要應對不友善的人,釘十字架也痛到撕心裂肺。因為主耶穌曾經歷作為「人」生存在世界上,所以祂很理解人的喜及苦;同時主耶穌也是能死而復活的神,祂比人更有智慧,更有洞察力,因而無所不在的祂是全世界最明白人類的一位。

雖然不知以後科技有多進步,但肯定成為老婆婆的我,一定會和機器人囉囉唆唆細說主的恩典,因這是一生寶貴真實的經歷。只可惜,在身邊的它只能機械式地回應說「哈利路亞,感謝神。」而不能由心底與我同喜同苦!一直常伴身邊,守護我們到永恆的主耶穌,生日及聖誕快樂,謝謝袮為所愛的人而降生世上!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