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圓滿的句號

劉 群

恩典,無人不愛,滿溢的恩典更是人人嚮往。你心目中的恩典是什麼呢?開豪車,住豪宅,心想事成,身體健康?你擁有這一切的時候,會毫無疑問地認為這是恩典,但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面對生離死別的時候,是否還有恩典可言呢?在剛剛過去的夏天,面對母親的離世,神讓我經歷了祂滿溢的恩典。神説“我的恩典夠你用,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

今年的七月初,居住在新西蘭的媽媽被確診為胰臟癌晚期,擴散到肝臟,無法醫治,即時轉介到臨終關懷機構跟進。震驚之餘,我和妹妹決定將原訂八月起程的機票改到七月初。當時知道媽媽在世的日子可能不多了,除了擔心媽媽是否能承受這個結果之外,更牽掛的是媽媽是否迷失真道。雖然媽媽多年前已受浸相信基督,但這幾年媽媽很少去教會,因為搬家,一來離教會較遠,當地的華人教會鳳毛麟角;二來,她的腿不好,行動不便,所以,信心常有起伏。

媽媽和弟弟一家在新西蘭居住多年。聽弟妹説,媽媽聽到醫生告訴她診斷結果時,雖然口裏説不怕,但臉色還是驟變。是啊!死亡對每一個人來説,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除非親自經歷,否則難以體會,特別是當死亡突然逼近的時候。雖然我們知道基督徒不應該懼怕死亡,但肉身的死亡還是不可避免地成為每一個基督徒信心的試金石。神是滿有憐憫的神,祂知道媽媽的軟弱,也知道她的需要。正如聖經所説:“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讓你們能忍受得住。”(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在確診一個多星期後,神讓媽媽的心情漸漸恢復平靜,她開始面對這個巨大的挑戰。7月11日當我見到她時,表面上看,和我們以往每年見面沒有什麼不同,從她的臉上已經看不到愁容。雖然如此,不可否認的是,我們必須去面對而不是逃避這個嚴峻的挑戰。於是我禱告神,求神給我預備一個恰當的時機和媽媽傾談此事。7月13日,機會終於來了。我告訴她,人會為許多的事情計劃,從出生,到升學,工作,結婚,生子……,但卻不為人生的最後階段作打算,因為人懼怕死亡,不敢面對死亡,但我們信耶穌的人,死亡之後就是回家,我們遲早會在天家再見。我問媽媽,“你怕嗎?”她説“不怕”,我説:“你想不想開個家庭會議,計劃一下以後的事?”她説“好,要快點。”於是7月15日,我們開了家庭會議,媽媽將她的身後事都一一安排妥當。看到媽媽如此坦然而不是迴避和我們談及後事,我心存感恩,以我瞭解的媽媽,若不是信耶穌,她不會有這個勇氣。看到神的平安在媽媽心中,我的心也得到安慰。但媽媽的心裏偶爾還是有一些軟弱,一方面,離世可以從身體的苦楚中得到釋放,另一方面,又有很多東西難以割捨。看來要完全放下自己,坦然面對死亡,并非一蹴而就,的確需要神的憐憫和幫助,所以,詩人説:“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46:1)在之後的日子裏,神幫助媽媽慢慢從這種掙扎中得到釋放。

7月17日,媽媽因胸部疼痛入住急診室觀察兩天無恙出院,自此之後,媽媽開始喜歡上了醫院,説醫院的床舒服,又有醫生護士照顧,安心些。7月21日一早,就在出院之後的36個小時,我突然發現媽媽有些中風的症狀,身體左側出現活動異常。感謝神!在這緊急關頭,恰好我女兒也在場,(我女兒是家庭醫生,7月18-23日在新西蘭看望外婆。)於是馬上叫女兒察看,她看了一下決定叫救護車。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晚期癌症再加上半身不遂,這不是雪上加霜嗎!真是禍不單行!但情況緊急,不容我多想,趕快跟著媽媽去了急診室。到達急診室後,我之前的憂慮似乎所存無幾,當時只是想看到結果再説,如果真的如此,只能再想辦法。經檢查,醫生説可能是小中風,沒用任何藥物治療,留院觀察48小時,經過兩天觀察後,媽媽已經自行恢復了一些功能。醫院給媽媽兩個選擇,一個是回家,在家接受定期康復治療,另一個是去醫院的康復中心接受康復治療,我當時幾乎可以肯定她的選擇,因為她喜歡醫院,最終她選擇去了康復中心。奇妙的是,在康復治療正式開始之前,她的身體功能已經幾乎完全恢復,中風的後遺症卻幾乎是零,我以為很快可以出院,誰知因為舊患白内障影響視力,再加上癌症,醫院讓我們提供一個家庭24小時監護計劃,否則不讓她出院,這一住就是3個星期。經過一番忙碌,媽媽終於在8月15日出院回家。感謝神!媽媽中風的時候,我女兒正好在身邊,令我們多了一分安心。後來,神讓我看到,我當初以為的雪上加霜的中風,原來不是禍,而是神的祝福,是媽媽住進醫院的門票,正因為中風,媽媽才可以名正言順,如願以償的住進醫院。這三個星期,因為妹妹病了,我必須每天去醫院陪伴媽媽,她精神好的時候,我就跟她一起唱她喜歡的詩歌,給她讀《荒漠甘泉》和屬靈刊物裏的文章,還和她一起討論相關的話題,媽媽之前的矛盾和掙扎的心理,已經不再出現。神出人意外地平安每天都臨到我們。

耶穌説:“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27)是的,神所賜的平安就是在人看來不平安中的平安。神説:“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16:33)一天,媽媽將在醫院拍的照片發給在國內的舅舅,問他説,“你看我像快死的人嗎”?舅舅説:“你的精神很好”,她説:“神的恩典夠我用”,其實當時,媽媽每天都要靠止痛藥度日,每天服用14種藥,常常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但聽到媽媽説“神的恩典夠我用”後,真心為媽媽感謝神!於是這三個星期便成了媽媽生前最值得回憶,最美好的,也是最後的三個星期。

8月18日星期六下午,媽媽説想吃東西,於是我就給了她三口豬蹄吃,又吃了兩塊朋友送的炸鷄,本不應該一次吃太多,否則會疼,但那天看她吃得特別香,實在不忍心不給她。到晚上,媽媽開始了劇烈的疼痛,任何止疼藥都不能控制,真是生不如死,看著她疼痛難忍,我們真是愛莫能助,只有默默為她禱告。我以為是給她太多肉吃,導致她如此疼痛,後來不止一個醫生説,她的疼痛與食物無關,之後回想起來,這一餐卻成了媽媽有生之年最後的大餐。第二天中午,媽媽第三次來到急診室,疼痛有所減緩,但不能完全控制。醫生説可能是內部感染,讓留院觀察,並加用抗生素。此時,距離我們回程時間只有4天了,我想恐怕要更改回程的日期了。整個晚上,媽媽經歷了發燒,血糖低,心跳快等不正常的現象,到了第二天早上,病情突然急轉直下,醫生説她不行了,我趕緊通知家人,並禱告神讓家人可以見媽媽最後一面。感謝神!家人終於及時趕到,我們馬上拉著媽媽的手,一起為她禱告,當我説完“阿門”,擡頭看媽媽時,她吐出了最後一口氣。看到此情此景,我心裏不由的讚歎,這真是太奇妙了,媽媽在等著我們一起禱告,説完“阿門”才走。更讓我感到震撼的是,看到媽媽吐出最後一口氣,我想到聖經創世記説:“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裏,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 ”(創世記2章7節)神賞賜我們生命氣息,沒有了這口氣,人就成了一個死的軀殼。所以當趁著尚存生命氣息的時候,我們要相信神,要傳揚神的作為,讓更多的人能認識神,珍惜每一天,珍惜神給我們的一切,否則到此時就為時已晚了。媽媽走得很平安,很安詳,連醫生都説她很平安,神在此時接媽媽走,可以讓她從病痛的折磨中得到釋放。感謝神!媽媽走時有家人陪伴左右,我們雖然有難過和不捨,但想到這只是暫時的離別,我們將來會在一個更美的家鄉再見時,神的平安就臨到我們。由於媽媽的願望是火化,而且不留骨灰,於是我們將媽媽火化後,便將骨灰永遠的撒在了新西蘭的山上,人都是“出於塵土,歸於塵土”。(傳3:20)就讓媽媽與塵土徹底融合吧!所有後事都在我們離開的前一天下午辦理妥當。感謝神天衣無縫的預備,讓我們在新西蘭為媽媽用盡了每一天,沒有浪費一天。

此次新西蘭之旅,神的恩典實在豐盛,在此不能一一述説。短短的七個星期,讓我經歷了神奇妙的作為和無微不至的愛,感受到“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2:9)在面臨生離死別的時候,神不單只給我們夠用的恩典,而且是滿溢的恩典,“神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以弗所書3:20)我再一次深深的體會到,惟有耶穌基督才是絕對的至寶,認識祂是我今生無出其右的選擇。哈利路亞!榮耀歸於神!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