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親信主了

作者:方順源

我的父親自國內移居香港後,一直和母親在紗廠工作,為了照顧我們六個孩子,母親返早班,父親則返午班及晚班。我對父親的印象︰他不是上班,便是睡覺。我小時頑皮,曾給老師罰入黑房,亦曾給校長體罰。小學時一次逃學,躲在床底,後給父親發現,用晾衣叉把我從床底趕出。父親常因我在校內打架犯事而到學校見老師。一次不知犯了甚麼事,父親要趕我出家門,我死揪著父親雙腳不放手,把父親的褲袋都撕破了。

父親以為我不想讀書,小六畢業時帶我到紗廠做暑期工。那時我才知工作辛勞,一天工作八小時,才得八元,幸好我升中能派上中學。中三時我在母親帶領下,在佈道會信主,生命得以改變,戒除粗言穢語,努力讀書。父母在 1987年聖誕移民加拿大,平時不多言語的父親,突然在機場流下眼淚,叮囑我們兄弟姐妹要互相幫忙,那是我至今唯一一次看見父親流淚。

我念碩士班時,上輔導課時,發現我雖已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但似乎對於自己的父親感到陌生,很想攬攬父親的肩膀,1996年暑假,第一次一家四口飛至加拿大多倫多在家人見證下攬著父親的肩頭,完成了自己的心願。

自2010年起,因感父母年事已高,每年暑假我都往加拿大探望父母。父親一直不肯隨母親上教會,我們邀請他,他也不肯,寧願在家準備午餐,等我們崇拜後回來吃。到加拿大時,我早上跟父親晨運,第一年,跟他走了一小時,第二年,他只走半小時,到第三年時,他說走不動了。我體會父親身體日漸衰弱,內心很想每年都陪伴他一段日子。

去年12月聖誕,在加拿大的大姊告訴我們父親在2015年12月22日在家中受洗加入教會時,我們都以為是愚人節。一個寧入地獄也不願意上天堂的九十歲父親為何改變呢?我親自打電話給父親,原來早前因母親雙腳行動不便,沒返教會,教會派人到家探母親,順便向父親傳道,說兒女孫兒多信主,日後他入不了天堂門口,不能與兒女孫兒團聚,加上我很多時打電話問候父親也提醒他要信主,父親不知為甚麼那時候便轉念信主。2015年12月22日教會牧師上門施浸水禮及聖餐,並給證書。父親說是免死金牌。我對父親說:「我很高興,等了幾十年,在意想不到的時刻,你信主了,讓我開心流淚了。」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