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方向盤全然交給神

作者:徐盛勝

在我成長的大家庭裏,許多親人是基督徒。他們對我充滿吸引力,因我時常感受到,基督在他們裏面散發出的朝氣、喜樂。領我認識耶穌基督的是母親和外公,母親帶我定期參加教會崇拜。1995年夏天,16歲的我接受了點水禮,我感到自己做了一個嚴肅且虔誠的決定。由于當時年輕,沒有非常仔細地學習真理,我對救恩其實不太明白.

信心的挑戰

但上帝有豐足的慈愛和耐心,讓我一點一點地更了解祂。1997年在大學校園裡,有基督徒用「福音橋」圖文并茂地向我闡明救恩,以及父、子、聖靈和人的關係,我方才明白十字架救贖的道理。
我開始工作以後,香港的一位牧師帶隊舉辦了佈道培訓,三日的課程使我更清楚明白救恩是白白得來的,不是靠行為賺取的,「信」是要將自己人生的方向盤完全地交給神。然而,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仍然深深地記得,當時我走去問別人,「你願不願意將人生的方向盤完全地交給神?」其實我自己內心卻覺得自己也難以做到。

當時我在銀行總部工作,薪水優厚,在教會跟著媽媽、哥哥事奉,「才幹」得到許多長輩朋輩的誇獎。雖然我隱隱約約知道都是神的恩賜,但是更多的是自我感覺良好,歸功給自己的能力和基礎。「罪」對我來講是既熟悉又陌生的詞,因為那時我真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罪,還覺得自己很「謙虛」。現在想來,自己真是無知且驕傲。那時我還不懂得如何與主建立親密的個人關係,也沒有靈修禱告的習慣。

困境中經歷神

在我24歲那年,我最親密的朋友、屬靈的導師—母親被診斷肺癌,四年後母親歸了天家。從母親開始患癌的2003年到2013年,整整十年,是我人生當中最難熬的十年。然而,也正是我自己經歷神的十年:至親的離去,移民加拿大的適應,工作的艱辛,生兒育女的疲乏,和先生感情的矛盾,幾乎都在這十年裡接踵而至,許多是重合發生。

如果說神設一道墻讓人穿越而成熟,那這十年,多少次我感到自己四面都是墻、沒有出路;我多次墮入低谷和盡頭,精神常常出現憂鬱,身體健康也每況愈下,無緣無故的水腫、紅疹時常光顧。然而,就在這些似乎走不下去的盡頭裡,神卻憐憫我、光照我,給我開一個一個的出路。我和先生來加拿大後一切從零開始,但我們多次獲得工作的奇跡、晉升的奇跡、置業的奇跡、生孩子的險關、婆媳關係的保守、夫妻關係的保守、事奉的保守,一路都是神跡奇事來伴隨,數不勝數。

從神而來的安慰

在這個漫長過程中,我深深看到自己的無能、軟弱和罪,它們可以因環境的變化帶動並暴露出來。同時我又歡喜體會到上帝的真實和奇妙,他看顧我們的每一點需要,那怕是最細小的。最記得,2012年秋天的一次上班途中,當時自己要從Aurora開車去Mississauga上班,單程大概一個多小時。因為家中兩個幼兒的撫養已經使我身心疲倦,和先生的關係又緊張,電話銀行的工作壓力很大,我忽然開始控制不住地痛哭,我大聲向神發怨言,埋怨他給我的處境太難,埋怨他在這樣的處境中還帶走母親,以至于我要獨自面對這一切排山倒海的壓力。

我的淚水模糊著自己的視線,我感到極其的無奈和無助。奇妙的是,就在那個不能控制的悲哀中,忽然心靈深處有個溫柔的「聲音」向我說話,開始細數過往各種的恩典,從孩提到今日(有些往事,我早已忘記,有些我從未想過是恩典,但那一刻似乎恍然大悟)。那「聲音」告訴我,衪極其地愛我,了解我,他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我驚訝地領受著這潺潺溪流般的安慰,當我的車抵達公司的時候,我的悲傷已經奇異般一掃而空,內心無比的感到輕鬆、充滿希望,那次經歷深刻而難忘。有個朋友笑說:「是不是你裡面的『小宇宙』爆發了」,然而我知道,這「小宇宙」正是聖靈的大能。

人生的方向全然交給神

主恩的滋味和聖靈的引導讓我確信自己擁有永恒的生命。我知道無論我本相如何,上帝都愛我,基督已經為我釘死,除去我的罪,他賜我福分做天父的兒女,我不需為明天憂慮,我人生的方向盤已經放心交給神。逆境雖難受,但他的恩典足夠應付。我雖軟弱,但神的能力可以使我超越自己,戰勝私慾,活出豐盛的人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