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柏樹與蒺藜

作者:路得師母

「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1:15)

約阿施死後,其子亞瑪謝登基作猶大王。起初他還敬虔,但心不專誠(代下25:2),處理殺父之仇也還遵從律法——不可因父殺子(代下25:3-4)。那時,猶大仍受外族騷擾,亞瑪謝在全國征兵,並僱以法蓮兵。自南北分裂後,由於耶羅波安使百姓離棄神,使之後的北國上下都陷入罪中,在靈裡癱瘓﹔而猶大國雖不穩定,卻也較蒙福。因此,我們可明白神人的勸勉了,信與不信者豈可同負一軛?(7-8)。

起初的亞瑪謝靈裡還清醒,也謙卑受教,只是顧惜損失的傭金,但還算順服(10-11),因此戰勝了西珥——以東人(11-12)。可惜勝仗使他忘乎所以、靈裡昏沉:帶回以東神像,立為己神,叩拜燒香(14-15),因此惹怒神﹔又輕視神的代言人,威脅先知是自找滅亡,故神定意滅他(15-16)。靈裡衰敗使他欲竭力反擊以法蓮人,因他們報復他索回僱傭金之舉(10、13、17)。北王約阿施以蒺藜與香柏樹的比喻,提醒亞瑪謝別忘乎所以、自不量力,免得惹禍(18-19);他卻拒絕相安無事,定要苦苦相逼、挑戰北國,最後如蒺藜任遭踐踏。這事出於神,因他先離棄神,拒絕先知勸誡(20-21)。失去神的結局必定悲慘:他不僅敗於以色列,還被活捉,耶路撒冷整個北邊城牆被拆毀,殿裡及王宮財寶、人質皆被擄(22-24)。因他一人的心高氣傲,導致國、民皆受苦。他的兩次戰役結局恰好相反:靈裡光景決定了他對神話語的反應,因而作出的不同決定也使後果迥異。此後的十幾年他僅殘存,最後被叛黨殺戮(27-28)。

聖經以蒺藜比作亞瑪謝後期光景。香柏樹生長期很久,成年樹至少達七百到兩千年。它的成長過程只需少許面積,不斷挺拔向上,經歷風霜,成為棟梁,經歷越久越有用。香柏木器穩定,不易變形,災難性的火災也難將其焚燼,聖殿建築大部分屬香柏木;但並非每棵香柏樹皆能成棟樑,也有幾百年內長僵了的。蒺藜屬灌木,自幼就頑強,生長期短,繁衍快,但無實用價值,與其它植物共存時,它只會奪營養、擠生命、毀滅鄰舍,少許火焰便可焚透。蒺藜還渾身長刺,極易戳人,它唯一引以為傲的僅是成熟快,繁衍廣。

正常人不該愛蒺藜而惡香柏,而此二者恰如人的內裡生命:屬靈生命漫長而艱辛,且影響他人的速度比較遲緩,卻蒙神喜悅﹔屬世生命蔓延、污染極快,又極易影響環境,正如先知哈該所說(該2:12-13)。天然生命有極大殺傷力和破壞力,是撒但引以為傲的,而肉體則最容易滋生這樣的生命,並願順從其特質,就如蒺藜。我們稍有成就便忘乎所以,驕傲即刻顯露,靈裡與神脫節。這既屬天然敗壞,也與不專注於神有關,正如亞瑪謝「心不專誠」,因此我們對肉體和屬世之事愛不釋手,便如亞瑪謝:易顯驕傲、固執,叛逆神與人,自我中心、渾渾噩噩,津津樂道於傳播神所恨惡而人喜悅之事﹔與人共處易戳人,無所顧忌傷親人,好意出口也成刺,為圖一時之快而強壓人。我們需時時悔改!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