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見重還是友誼重?

˙秋霖˙

上期我們討論到在「反送中事件」中有兩大陣營不同意見,各有支持,也各有反對。我們是否因為意見不同便不再是朋友呢?是否要去到「非友即敵」?若不然,可否容許有中間派,以「和而不同,求同存異」,永遠都是朋友?從正能量的角度來看,在於「友情重要」還是「政見相同重要」。

回望「反送中事件」由今年六月至今已經三個月,情況已演變得複雜而有暴力出現。最甚者,因政見不同而出現了「子打母」、「欲輕生」、「戀人分」等個案:

  • 政治紛爭,連母子和諧也被破壞。(2019.08.15 新聞):一名18歲男生與51歲母親在家看電視時,因政見問題意見不合,男生竟出手拉扯母親頭髮,並掌摑及捶打她。案件今(15日)於觀塘法院提堂。法官斥責被告,即使如何激動亦不應毆打父母。
  • 今日(2019.08.20日)凌晨,一名姓陳(19歲)青年於上水清河邨一單位反鎖房內在窗邊危坐,並將危坐照片上載到社交媒體,其友人獲悉事件,即時報警並趕至現場瞭解。消防迅速趕至將男事主勸服,返回安全位置,他因情緒不穩需送院檢查。據瞭解,近日因政見問題與家人鬧不和,致情緒低落
  • 聽眾趙小姐致電台節目,表示擔心子女會因社會事件自殺,她提到子女有參與近日的社運:「我好怕他跳樓,有時家長夾在中間好慘,我煮完飯還要請他們食飯,食完他拍拍屁股就走,周邊有什麼朋友不可以問,他不高興就關房門、不接電話,萬一他走了我也不知道在哪可尋回他,我多問兩句都不可,我不會知道他在做什麼。其實他要去遊行我不會反對,我也不可以反對,因為我怕他走了不再回來。」
  • 網上朋友對話:我的周遭,早就有幾對因為政見不同而分手的情侶,有因為佔中與反佔中的,有因為渴望移民和不想移民的,有因為伴侶在衝擊中走得太前,又有因為伴侶對政事不聞不問……許多紛紛擾擾之後,我們早已習慣避重就輕,但情侶之間,真的可以做到只談兒女私情,不談國家大事嗎?

從以上少許例子中可反映到,由於政見不同的影響,已波及個人情緒、家人關係、戀人分手、憂慮自殺,以及很多unfriend,un-follow的情況。香港的社會氣氛已經形成集體憂慮鬱悶及憤怒(筆者亦每日關心最新進展),各持不同政見成為對立面,容易用分黨歸類,非黑即白無中間,很容易把人因為職業(如果是警員便是壓迫示威者),衣服(穿黑衣是充滿正義感,白衣人是暴徒),年齡(年輕的是反叛,年長的是保皇)等等不同而歸類,非黑即白,不容許有個別不同的可能性。

然而,筆者仍然相信有很多警員是盡心盡力為市民服務,也有人假扮暴徒製造暴力場面,而我更相信絕大部分市民都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地向政府表達訴求。在100萬(6月9日)、200萬(6月16日)以及170萬(8月18日)的龐大有秩序的遊行而沒有動亂可以印證。我們知道,警員並非衝突之源,只是介乎於政府與市民的磨心。同樣,牧師也不是與會眾為敵,而是會友因政見不同而把他歸邊。家庭、父母、子女、朋友、同學、同事也一樣,彼此本來可以是和諧共處,只是因政見不同而各走不同方向。

也許有人會認為「道不同不相為謀」,意見不合、非我族類、不能共聚。夫妻戀人,未能同心,怎能同行?若然政見是對於一個人那麼重要,甚至比親情、家人、配偶、摯友都更加重要,不惜犧牲放棄多年來建立的感情與關係,寧願要堅持自己的政治信念,那可以冷靜理性地向對方說明,但不要傷害對方,可以不談政治,甚至暫不見面,un-follow,退出群組。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暫停爭議,可減少傷和氣。
要去到斷絕關係,這是個人價值觀至高點的爭持取捨,至高原則點的分界,可以說是所有行為的最高原則。可相比於父親因兒子吸毒而大義滅親報警,女兒因爭取嫁給心愛男友而違背父母命令,早期「賣豬仔」移民為生計到加拿大起鐵路,或因逃避政治逼害而遠走他鄉。這些例子的背後,都是到了非常無可奈何,別無他法,甚至是生死存亡的掙扎下而作出的決定。

在現實裡,社交媒體上已廣泛流傳警員向示威者濫用暴力,甚至是懷疑與黑社會配合,無差別地暴打地鐵乘客。也遍傳示威者對警方的暴力襲擊。各有各的証據,証明對方的不是。此對立形勢再進一步就是誓不兩立,此仇不報誓不罷休,暴力會無止境 。

無可否認,暴力已是事實,已經有不少人受傷、骨折、甚至眼盲;暴力所做成的創傷已經形成。更加嚴重的,是互不信任、互相指責、倒果為因、互扣帽子,小小事都無限上綱。香港,已經是一個戰場,今次事件的影響已經傷害著人的心靈深處,過往的積極勤勞,善良進取,奉公守法精神,也因此而大受傷害。
處理受傷不容易,但堅持以「自己是受害人」心態去活會更痛苦。若能原諒那些造成你傷害的人,你會更早釋懷,心靈更早得到治癒。要去原諒,需要時間,也要決心。筆者明白,在此時此刻去講寬恕原諒似乎並非合適時機。然而,戰爭總有完結的一天,爭論也會有休止的一刻。終有一日是要回到會議桌上商談改善方案,共襄可行政策,重建社會家園。到時,還要帶著懷恨報仇的心嗎?還是採取寬恕包容的心呢?風雨過後有晴天,要用甚麼心情態度去預備迎接呢?

以「正能量」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可以包容異見,寬恕接納,甚至可以到耶穌基督的高標準「愛敵人」(路6:27-36)。我們每個人都有個人觀點,但也可以跟不同政見的人做朋友。我們仍然可以有理性對話,不至於「非友即敵」。持有正能量的人時刻保持理性思考,以廣闊胸襟,去容納百川,對社會保持樂觀積極的心境,對逆境堅持信念盼望。正如國父孫中山也提出聯俄容共,南非曼德拉擔任總統時也容納白人政府前朝官員共治,印度甘地也周旋於敵對政黨及宗教團體之間以求和平獨立。與不同政見人士相處,需要有更大胸襟,但也是處理大事的條件,不能放棄基本原則底線,卻可以容納個別差異;也就是求同存異的精神。

最後,我引用「獅子山下」的歌詞及聖經金句作為結束。

人生,不免崎嶇,難以絕無掛慮。
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拋棄區分求共對。
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
同處海角天邊,攜手踏平崎嶇。
我們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
不朽香江名句。
《獅子山下歌詞》

「一切都是出於神,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和好,又將勸人與祂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 (林後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