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太陽綻放

畫家白野夫自述 ˙ 陳衛珍採訪、記錄

導讀:有人說,藝術家群體是最難相信上帝的,但回顧歷史,誕生了許多基督徒藝術家,他們用手中的畫筆,敬虔地描繪出人與上帝的故事。

本文所介紹的這位中國畫家,曾經試圖在佛教中尋找安身立命的根基,但最終,生命的轉折也帶來藝術生命的重生。讓我們一起走進他的心靈世界……

Read more

被關在中國而死的世界名人

作者:范學德

開頭的話:但願你心中不會因這個題目而波瀾起伏,無論是小波,還是巨浪。他舉世聞名,生於中國,死於中國。本來離開中國後可以不再回去,但他還是回來了,直到被侵華日軍關在集中營內,身為囚犯而死。他姓李,與劉、王、張等姓一樣,是中國的大姓,名叫愛銳,是據Erik音譯成中文的,其實他的本名叫Eric Henry Liddell,中文譯成埃里克•利德爾,又譯成伊利克•里達爾。 Read more

一聲嘆息感恩啊!

作者:李靖波牧師

有關我和我的妻子李張月梅於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底,先後因相信和接受主、救主耶穌基督而得到了這永遠生命的事情,既《出人意外的平安》一文,已刊登在《真理報》(加東版,二零一五年八月No.149)。蒙神的憐憫和使用,我們夫婦倆能夠彼此同心、恩賜配搭事奉主耶穌基督。不僅有機會在遠處和近處作見證、傳福音,而且在美麗徑福音堂牧養能聽、說普通話/國語的基督徒會眾已經有十週年了。這期間,我們夫婦倆在主耶穌基督的恩典之下,親身感受到喜樂有時,憂愁有時;平安有時,膽怯有時;滿足有時,虛空有時;順利有時,逆境有時;健康有時、患病有時;剛強有時,軟弱有時。正如主耶穌基督所宣告的,「我來了,是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十10下)

Read more

因祂有說不盡的恩典!

作者:龔明鵬牧師

從1996年重生得救至今,21年過去了。回顧這些年所走過的路,最深的一個感受就是神對保羅說過的這一句話:「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章9節)

不幸的童年

我於六十年代中期出生在中國福建的農村,家裡曾發生過許多悲劇:包括奶奶自己用繩子上吊而死,和爸爸喝農藥自殺身亡。當時面對自己的家庭及周遭的環境,不斷在問的一個問題:「人活著為甚麼這麼苦?」 Read more

多遠都會在一起

作者:Leina

我的大兒子Owen因血癌過世至今,不經不覺已經快三年了,那時候他還不到十二歲。當時在困苦絕望中的我,心裡盡是擔憂、難過,每天面對着不同的挑戰和打擊,根本不知如何面對,身、心、靈都被打垮了,完全看不到神的恩典,也沒有去依靠神。因當時信心還小,遇着困難,很容易就跌倒了。但事情過去後,當我驀然回首,才發現神恩處處。聖經說:「我們縱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有時候痛苦讓我們看不到、聽不到、也感受不到神的同在,但事實上,祂在不知不覺間,已背負我們走過了最艱難的一段路。

Read more

天國地產商-馮林傳道見証

杜澤筆錄

編者按 : 馮林弟兄曾在溫哥華華人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接受裝備,現在恩典福音教會牧會,將於今年6月11日接受牧師按立典禮。

無愛的幼年背景和成長經歷
我是一個上世紀六十年代出生在中國的獨生子,我的父親是一名大學助教,在政治運動時期被打成「右派」。在那段特殊的歷史裡,我的成長經歷了歧視和打壓,也造成了不願和別人分享內心感受和講話的個性,甚至有憤世嫉俗的人生態度。 Read more

受感作短期宣教士

作者 : Angela Wong

我從香港移民來到牙買加,足足有十年的時間,活在苦惱迷惘中, 雖然以前也曾受洗, 但卻不認識神, 不曉得怎樣倚靠祂。十年後感謝神引領我重回天父的懷抱,才知道神是愛,一點也不錯。我像一個遠離父親的浪子,但天父仍舊耐性地,引導我回轉歸向祂。回想自己在十年中,受魔鬼的蒙蔽.不認識真神,經常犯罪,身不由己,屢次掙扎但總是再犯,沒有不犯罪的自由,慨嘆人心裡的罪,不但影響個人、家庭、社會甚至世界,人對罪沒有辦法,住在黑暗中,步步走向永遠滅亡的路,但感謝神,福音就是人的希望,是今生、永生的福份。 Read more

人生過山車

作者: 姚錫銘

每當我分享自己生命的經歷時,心情總是悲喜交集。我的人生經歷可算曲折離奇,以下分三個階段分享。

第一次打擊:年青時貪污受賄入獄

年少時因為家貧,住在公共屋邨。小學畢業後,由於父親只有我一個兒子,沒有兄弟姊妹,於是安排我去做針車學徒。當時是1965年,那個年代,很難找到工作,所以打甚麼工都沒有任何福利。老闆對工人,很刻薄。做學徒期間,不准我回家,要在店鋪留宿,平日沒有假期,每年放年假只有三天。學徒還要輪流看鋪,每日工作十多小時,由上午七時到晚上十時,相當辛苦。 Read more

被人割了鼻子的楊伯母

Wendy Chow 採訪

多倫多駭人血案

二零一三年八日廿四日,加拿大東岸的多倫多市發生了一宗駭人聽聞的傷人案。一名華裔老婦在多倫多市中心天車站內,乘搭升降機從地面下到地底搭天車時被人襲擊。當時只有老婦和一個男人在升降機內,突然那男人用手大力掐住老婦頸項。當她感到快要窒息時,那人忽然鬆手。混亂中她感到鼻子很痛,原來那人用刀割了她的鼻子然後逃去。她跌坐在地上,滿地鮮血。這時有一年青人進入升降機內看見這情況,便替她致電求救,然後有救護車來送她去醫院急救,當地傳媒均有報導。這件傷人案的受害人是楊龔燕卿女士。警方找不到那施襲者,相信他是一名有精神問題的人。 Read more

得救見証︰ Marie Ho

我來自一個小康之家,父母是無神論者。在我六歲那年,家庭起了變遷,父母離異。我目睹母親流著淚離開家庭。我還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弟弟,最小的弟弟只有兩歲。以後就由祖母代替母親去照顧我們。我嚐到分離的滋味,內心常常充滿憂傷和恐懼,面上掛著憂愁。我們都常盼望母親回來,總是失望的。日子久了,我開始對人和事都失去信心,人也變得悲觀起來。 Read more